在线视频

女优欧美口交肛交蕾丝边SM巨乳娘痴汉制服诱惑人妖巨屌潮吹自慰女S级模特韩国国产大屁股萝莉丝袜美腿美人妻群交乱伦

下载资源

亚洲视频国产视频亚洲写真国产写真动画漫画放尿小便

色图鉴赏

淫图动图中文漫画3D漫画自拍图

成人小说

经典(长篇)热门(长篇)自述人生虐恋其他激情都市明星模特武侠虚幻青春校园家庭伦理人妻迷情

【亡国公主菲妮雅的淫乱变态秀】(SP)【作者:indainoyakou】

2018/06/12

作者:indainoyakou[br]字数:7020[br][br]   =900) window.open('i.imgur.com/yZWnxHpb.png');" onload="if(this.width>'900')this.width='900';" >[br]  [br][br]      ***    ***    ***    ***[br]         亡国公主菲妮雅的淫乱变态秀(SP)[br][br]  《第六公主援救作战:之一》[br][br][br]  加兰王国军谍报部队「赤乌」队队长、身怀卓越暗杀技巧的艾莲娜(28)[br],由于不像大部分的暗杀者整形或割除过大的胸部,因此总是穿着那件全身上下[br]都很合身、偏偏只有胸部被巨大的H罩杯狠狠撑爆的开胸刺客装。向来不穿内衣[br]的她,因为非常享受潜入行动的紧张刺激感,几乎全程保持着奶头激凸的状态。[br]就在她杀死看守城堡大门的黑甲士兵、晃动亢奋的大奶潜入城内之际,忽然有道[br]银光从她头上迅速降下、嗖地一声扫过胸口,紧接着是仿佛水袋摔地的啪答声。[br][br]  「咦……?为什么胸部会……」[br][br]  黑暗中被闪光斩落的,正是艾莲娜的浑圆大奶。漂亮的咖啡色乳头从黑布边[br]缘翻了出来,湿润的乳晕因潜入作战兴奋泌汗,使其在拨云而出的月色照耀下闪[br]烁着甜美的银光;然而它们并非一如往常地挺立于艾莲娜胸口,而是落在她脚边[br]。艾莲娜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击和胸前莫名的轻盈感迟疑了,就在这短短三秒钟内[br],接二连三的闪光从四面八方袭来,将艾莲娜的四肢一一斩断。失去了双乳、双[br]手、双脚的艾莲娜快速被削砍成丑陋的人棍,惨叫着跌落在地,遭到占领军逮捕[br]。[br][br]  「这是什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噫噫噫[br]……!」[br][br]  艾莲娜身上长短不一的残肢都被截断,胸口也黏上两块补丁似的粗黄皮肤,[br]清醒过来后,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满面惊恐地挥舞着奇痒无比的迷你残肢、歇斯底[br]里并小便失禁。她的身体处处都插着维生用的管子,床边有个像是特大点滴袋的[br]水袋,里头充满淡黄色液体,她那被割除的乳房就浸泡在里头。艾莲娜绝望地看[br]着自己的乳房──破损的部位都被缝补起来,乳头都还保持在兴奋状态,她却再[br]也感受不到乳头被水浸泡、被风吹抚、被手指触摸的快感了。[br][br]  「啊……!啊啊……!快住手……!你们这群败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br]!杀……杀了你们……啊噫!啊!呜啊!啊啊啊……!」[br][br]  占领军士兵将无法反抗、逃跑的艾莲娜当成自慰套般使用,他们偶尔会偷偷[br]用拳头教训这个爱逞强的女人,多半时候仍是掐掐她敏感的腰部或脆弱的颈子,[br]直到在那块温暖的肉穴里丢精。艾莲娜在医院的这阵子,每天得被三十名以上的[br]士兵强暴,有些坏心眼的士兵会往她的肉穴放尿、丢虫、塞垃圾,她只能咬牙切[br]齿地瞪着他们,默默流下泪水。不过这一切的羞辱都要结束了──当受尽折磨的[br]艾莲娜再次从手术台上离开时,她的性器被摘下,塞入一个圆筒状的金属器具中[br],性器外观、阴道、子宫和相关组织都保留下来,唯独卵巢被拔除;宫颈被切开[br]好做为肉穴的延伸,子宫与卵巢相连的部位变成了一部分的大脑。安置于最深处[br]的大脑浸泡在特殊药剂中,可以让特定的感官机能保存长达十天,其余器官则需[br]手动进行涂抹来防止损坏。[br][br]  「♥♥!♥♥♥♥!」[br][br]  「艾莲娜自慰套」的金属外壳上附有一张精美的画像,她能够确实地对生理[br]刺激产生反应,阴道会分泌淫汁,肉壁亦能做出微弱的收缩动作。如果将自慰套[br]底部的金属盖转开、轻轻按揉泡在黄浊药剂袋中的迷你脑袋,还能够直接引发潮[br]吹。她被当做战利品赠送给某个在占领军中风评不佳的粗暴汉,连使用期限都还[br]没到,就被操到子宫破裂、脑浆迸流,被当成廉价自慰套遗弃在路边臭水沟。[br][br][br]  《第六公主援救作战:之二》[br][br][br]  加兰王国军魔导游击部队小队长、享誉闪电魔法大师之名的凯瑟琳(35)[br],在一场拯救全体王室成员的大型行动中,和她的两名跟班被分配到第六公主领[br]地。她既高挑又有着令男人们过目不忘的雪白巨乳,论及战斗技巧更是极度自信[br],因此她趁着两名跟班呼呼大睡的时候独自一人展开行动。然而,少了帮忙踩陷[br]阱的小帮手,凯瑟琳轻易就陷入占领军准备的魔法陷阱中,强力媚药从四面八方[br]喷出,在她以自豪的魔法轰毁所有机关以前,完全发情的身体便夺走了战斗的力[br]气。[br][br]  「卑鄙小人!有本事就正面对决啊!耍这种手段……呜……呜呵……!别摸[br]……别摸啊啊!嗯!嗯哈!嗯哈啊啊啊!」[br][br]  即便是战斗力最低的轻装步兵,只要抱紧了浑身发汗的凯瑟琳,捏揉软绵绵[br]的乳房、抠弄闷在法袍内的温热肉穴,无法挣脱媚药支配的凯瑟琳就会轻易被带[br]往高潮。光是在她被捕获到押送监狱的这段路上,仅仅是因为士兵们觉得好玩,[br]就以持续不断的爱抚使她连续高潮了十数次。凯瑟琳被捆绑在地牢内时,已经爽[br]到翻起白眼、再也无法思考逃脱之事。[br][br]  「这、这些药是……咕!噫嘻!噫嘿!噫噫噫噫!噫嘻噫噫噫!呼……!呼[br]……!身体……!受不了……!啊、啊啊……!啊嘎……!嘎……嘎欸……!欸[br]咕……!欸……欸嘿?欸嘿!噫嘿嘿!呜?呜嘿欸欸……!」[br][br]  每天从早到晚,只要狱卒经过这间牢房,便会顺手把她浑身上下都涂满粉红[br]色的高浓度媚药,再把淫水多到简直像在撒尿的凯瑟琳放置不管,让她饥渴难耐[br]的呻吟回荡于整座地牢。尽管如此,她并未像其她女俘虏一样变成整天大吼大叫[br]、完全丧失理智的母兽,她在面对定期前来收集数据的医师面前依然表现得泰然[br]自若,哪怕身体早就忍受不住了。医师对这特别的素材很感兴趣,他秘密将凯瑟[br]琳带到地牢附设的调教室去,凯瑟琳心想机会来了,却发觉自己完全没有力气逃[br]跑。医师把用尽力气的凯瑟琳拖到床上,剖开了她的脑袋,直接用涂满媚药的双[br]手探进头颅内爱抚她的脑子。[br][br]  「嘎……!嘎叽……!叽噫噫……!住……啊嘎嘎!嘎咯呜呜!住……手哦[br]哦哦!哦嘿……!嘿……?嘿欸欸欸……!噗叽噫噫……!噫噫……!」[br][br]  凯瑟琳的脑袋被玩弄得乱七八糟,强力媚药直接渗透进来,两颗眼球不规律[br]地转动,鼻孔流出了浓稠的鼻血,嘴巴也断断续续地发出奇怪叫声。她的身体完[br]全失去控制,红褐色的乳头忽然间喷出黄稠的初乳,膀胱括约肌和肛门括约肌失[br]调,热尿与大便倾泻而出,之后就好像要流尽所有的体液般开始剧烈发汗、流泪[br]、滴口水。即使医师及时收手、把她沾满粉红色药液的头皮重新缝合起来,凯瑟[br]琳的脑子却几乎烧坏了,整个人倒在床上傻笑痉挛着。只要身体一被别人触摸,[br]她就会敏感到吊起双眼猛发颤、喷出大量淫水。[br][br]  「噫嘻嘻……!噫嘻嘻嘻嘻……!」[br][br]  既能承受媚药涂抹、又能在开脑实验中存活下来,「奇迹肉体」凯瑟琳成了[br]占领军医师之间的热门话题。她被关在随时可进行实验的手术室中,然而她的身[br]体很快就被渴望数据的医师们玩坏了──在媚药助威下连续刺激一百小时的阴蒂[br]坏死,乳头也在不久之后步上后尘,阴道和肛门更是由于过激的抽插测试而整个[br]烂掉,差点就伤及其它内脏。医师们摘除了凯瑟琳坏死的器官,由最先进的医疗[br]设备保住她的生命迹象。她在历经数十场开脑手术后,终于还是因为被一个大意[br]的医师爱抚过久,导致整个大脑爽死在不断改良的媚药及医师的十指下。[br][br][br]  《第六公主援救作战:之三》[br][br][br]  加兰王国军魔导游击部队队员、凯瑟琳小队的魔法剑士希娜(17)和莉娜[br](16),在队长下落不明之后,她们想尽办法得知占领军正对凯瑟琳实行惨无[br]人道的开脑手术,于是决定先将公主殿下放在一边,救援她们的队长。希娜的火[br]焰之剑和莉娜的电击之刃轻松突破驻守医院的占领军士兵,两名少女得意洋洋地[br]长驱直入,却在凯瑟琳的监禁处前遭遇埋伏,踩入魔法无效化陷阱的两人纷纷被[br]一拥而上的士兵砍得稀巴烂。[br][br]  「才不会输给……呜欸?手……手不见了?好痛……好痛啊啊!莉娜!救命[br]!莉娜!莉娜……!」[br][br]  「看我的厉害!嘿──欸?怎么……站不了……呜噗!我的脚……!我的脚[br]好痛啊啊……!希娜!希娜你在哪……!」[br][br]  两人的四肢相继被砍成好几段,身体也处处是伤,希娜的乳房整个被刀子剐[br]下,莉娜的蜜穴则是连同子宫被刺穿,她们的身体很快就七零八落地倒在大量的[br]血水、肉块与脏器间,几乎被剁成了肉酱。不过这儿可是医院,要是就这么让两[br]名花漾年华的少女以肉酱之姿惨死于此,未免太令人难过了。在占领军医师的全[br]力抢救下,总算是把她们救了回来。只不过由于太多器官在抢救时坏死,最终成[br]品仅是由两人身体互相拼凑而成的一名少女。[br][br]  「我还想睡(好痒喔)……莉娜(希娜),你去弄早餐啦(帮人家抓一下嘛[br])……嗯(欸)?莉娜(希娜)?咦(呜)……咦咦咦咦(呜啊啊啊)!」[br][br]  当希娜动起干渴的嘴巴,莉娜的声音就在她的脑袋内响起;而莉娜说话时,[br]希娜的声音就自动变成脑内回音。被这错觉似的诡异现象惊醒的少女,在看到镜[br]中的自己后完全崩溃了。她的眼睛一半是希娜的青眼、一半是莉娜的碧眼,整张[br]脸犹如破布般缝缝补补,虽然乍看之下每片肌肤都差不多,长期相处的希娜与莉[br]娜却能轻易分辨出哪些才是自己的皮肤。她的胸部一边没了,一边是莉娜小巧但[br]缝了数十针的奶子,两条腿是两人组合而成的,大腿内侧却是希娜的羞涩蜜肉,[br]里头正流出温温稠稠的精液。类似的补丁肌肤遍及全身,各处毛发也极不均衡,[br]还有些似乎没有肌肤的部位以绷带紧紧缠绕住,轻轻一碰就疼得她哇哇大叫。在[br]她处于极度混乱之际,一批占领军士兵来到了她的病房,这些曾将她(们)零刀[br]碎剁的士兵如今都挺起了雄伟的阳具,改用肉棒来教训那块好不容易在刀光剑影[br]中存活下来的蜜肉。[br][br]  「好痛(啊)!好痛啊啊(啊啊)!我不要(呼呜)!我不要跟男人做这种[br]事啊(呼呵啊啊)!希娜(莉娜)!希娜救我(莉娜)!救我啊啊啊(人家要泄[br]了哦哦哦)!」[br][br]  一边是对年长的希娜抱持恋爱情感的莉娜的大脑,一边是初尝性交便沦为肉[br]棒俘虏的希娜的好色大脑,各有损伤的脑袋奇迹似地连结在一块,情同姊妹的两[br]人就在同一个身体内,沦为占领军士兵的玩乐对象。莉娜对男人的恐惧传到希娜[br]脑内,反而使她的好色本性变本加厉;希娜迅速沦陷成下贱母狗的欢愉,也悄悄[br]地侵蚀着莉娜的脑袋。渐渐的,连莉娜也开始贪求每天的强暴时光了。不久后,[br]脑中只剩下男人肉棒的两人竟为了争夺身体而伤害彼此,情况在短短数日内急转[br]直下──希娜用不知哪儿摸来的钉子插爆莉娜的眼球;莉娜哀嚎着抢过钉子、逐[br]一刺破希娜肌肤覆盖之处;希娜哭叫着用头撞墙,试图把莉娜的大脑撞烂;莉娜[br]在脑浆从空荡荡的眼窝流出时,绝望地将钉子插入肉穴内,连同怀孕中的子宫彻[br]底捣烂。[br][br]  把自己搞到支离破碎、脑浆四溢的两人这次再也救不回来了。但是在她们弥[br]留之际,医师紧急回收了珍贵的组合大脑,只可惜大部分已不堪使用。透过「艾[br]莲娜手术」,希娜和莉娜的大脑被与其她女孩子的性器连接在一块,制作成由两[br]个阴道衔接而成的自慰套。这个加长型自慰套被拿来服侍占领军长官们的数十匹[br]爱马,每天都被公马们的肉棒插到激烈喷汁,直到浸泡着大脑的药剂完全干涸为[br]止。[br][br][br]  《第六公主援救作战:之四》[br][br][br]  加兰王国军王宫警备大队中队长、以远距离弓术闻名的兰朵(27),在王[br]国军全面败北后辗转流落到第六公主领地,与当地反抗军组织了多场袭击占领军[br]的行动。她战时仅身穿包复上下半身的绿色紧身衣,不使用内衣,富有弹性的D[br]奶与丰满翘臀随着她的动作诱人地晃动,即使是同伴也经常意淫那具充满雌性魅[br]力的肉体。除了远距离狙击术之外,轻装出击的她还有项不为人知的得意技,那[br]就是近距格斗。她会刻意在狙击后曝露出自己的位置,引诱剩余几个敌人上前,[br]再轻而易举地摆平对手。每当她处于命悬一线的危机,都会紧张兴奋到乳头勃起[br]、阴蒂挺立,紧身衣下的多毛蜜肉也跟着湿了一块──这副丑态即使到了失手被[br]逮的这天,依然没有缺席。[br][br]  「别小看加兰军的弓箭手哦!我们可是连近身战都……欸……?」[br][br]  面对上钩的几个杂鱼兴奋冒汗的兰朵,正欲抽出大腿外侧的两把匕首,就被[br]远方射来的两支箭准确无误地贯穿掌心。躲藏在树木后的占领军士兵趁机杀出,[br]当处于震惊状态的兰朵透过眼角余光捕捉到闪光时,士兵手中的大刀已挥斩下来[br]。刀口从她渗汗的乳沟笔直往下割开了阴道,肠子咕滋滋地流出,脏器倾压于身[br]体开口处,开了个切口的膀胱在浓稠鲜血中喷出热尿,裂成两半的阴道中间曝露[br]出未曾生育过的子宫。遭到开膛剖腹的兰朵顾不了手掌还插着箭矢,拼命摀住不[br]断流出肠子的伤口,她那紧贴着紧身衣的肛门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吓喷了满裤子大[br]便。[br][br]  「不……不要……过来……!」[br][br]  不管怎么说,这附近没有医师也没有优秀的医疗设备,身受重伤也只能请她[br]去死了。不过在兰朵咽下最后一口气以前,还是可以「使用」的。士兵们把她身[br]体正面朝下放置好,省得她失血过多提前昏死,接着一个个脱下裤子、排队干起[br]她那沾满新鲜大便的紧致屁眼。某个士兵见兰朵脸色苍白,实在等不及了,于是[br]抽出为了便于拷问而带在身上的拔牙器,先将她门牙及左右几颗牙齿挑掉,清除[br]碎齿后,便安心用肉棒奸起那张满是鲜血的嘴巴。[br][br]  「嗯呜……!嗯……嗯嗯……!嗯噗……!嗯噜……!滋噗……!滋噗……[br]!」[br][br]  未曾肛交过的兰朵就这么被杂鱼等级的敌兵轻易开了苞,紧接着是一根根形[br]状不一、但总是能把大量失血中的她操到头晕目眩的老二。这些人在她守身二十[br]七年的宝贵后庭里随意地喷精、撒尿,男人的臭尿倒灌入破裂的结肠后又从前方[br]伤口溢了出来。操她嘴巴的也没好到哪去,即使她已经奄奄一息,仍然被迫喝了[br]两个人的尿水,其中一个人的龟头还满是包皮垢,那些臭垢全都抹在她那流着血[br]的牙床和舌头上。[br][br]  「呜噗……!噗……噗咳!救……救命……救救我……拜托……我……投降[br]……投降了……拜托……拜托……嗯咕!咕!滋咕!滋咕!滋噗呜呜……!」[br][br]  意识开始朦胧,在敌兵轮奸下怀着恐惧面对死亡的兰朵忽然害怕起来,她趁[br]着口交对手更替时拼命挤出声音,却只惹来一记恶臭的浓唾,随后又被按住头顶[br]、任凭敌兵猛插她的嘴。她不晓得自己在这最后几分钟内究竟是被多少人凌辱、[br]又喝了多少人的精液与臭尿,只能孤零零地在无限放大的死亡恐惧中不停掉下泪[br]水。直到内脏在戏谑似地喷入体内的臭尿簇拥下流出体外、带走她最后一点力气[br],兰朵才在这群男人的股间死去。即便如此,众人还是继续轮奸她整整二十分钟[br],才把尸体被玩弄得乱七八糟、脏器与肠子四处散落的兰朵扔在荒郊野外,让那[br]些和反抗军相去不远的流浪狗将她啃得一干二净。[br][br][br]  《第六公主援救作战:之五》[br][br][br]  加兰王国军独一无二的最高阶巫师、被称为「镇国之贤者」的卡娜莉亚(4[br]5),在战争败北后力图挽救王室血脉,然而王后伊莎贝拉与五个女儿早早就沦[br]为占领军肉便器,她便将希望放在身心尚未完全屈服的第六公主上。她是位看上[br]去美丽优雅、和蔼可亲的美熟女,拥有一对恣意破坏整体造型的下垂巨乳,目测[br]为K罩杯,平时总穿着具有集中托高效果的晚宴服式法袍,胸前曝露出两片带有[br]光泽的深咖啡色乳晕。自从她悄然退出战线、私自展开援救作战后,占领军持续[br]派出追击部队紧咬不放,但这只不过是无谓地增加伤亡罢了。直到某天,一名在[br]突袭失败后苟延残喘下来的士兵奇迹似地等到了卡娜莉亚熟睡的时刻,他握紧手[br]中的秘密武器,在卡娜莉亚睁眼、击飞他的前一刻,成功把带有强力媚药的针筒[br]插进她的脑袋并注入药剂──[br][br]  「净会耍些小手段……这就把你们一个不剩地虐杀殆尽!」[br][br]  伴随着贤者的怒吼,占领军包围网中突然显现数十个卡娜莉亚的分身,每个[br]分身都气到怒发冲天、手里汇聚着炫目彩光,但是在众分身一齐轰炸惊惶失措的[br]占领军前,注入脑内的媚药开始发作了。卡娜莉亚与分身们的脸颊快速涨红,胸[br]前布料爆了开来,白皙多汗的下垂巨乳曝露在众敌兵面前,深咖啡色的大乳晕飘[br]出浓密汗臭,姆指大的乳头正迅速勃起。她一心只想以绝对的战力差歼灭对手,[br]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拔出插在头上的针筒,导致药剂一滴不剩地全都灌进脑袋。她[br]的脑海被一大片温暖的桃色洪流冲垮,紧盯一个个敌兵的双眼浮现出欲求不满的[br]爱心,许久没被男人操过的淫肉湿了一大块,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渴望做爱的发情[br]气味。集束魔法随着炽热的喘息消散,黑甲士兵们见状便一拥而上。卡娜莉亚以[br]为她自动解除魔法的下一步就是乖乖被男人们轮奸,没想到迎接众分身的却是一[br]把把利刃。[br][br]  「等……呃、呃呃!好痛!好痛啊!手……!脚……我的脚……!噫噫!奶[br]子也被斩断了……!啊……!啊啊……!」[br][br]  被砍到七零八落的分身们将痛楚回传给本尊,卡娜莉亚在这短短数十秒内彷[br]佛被杀死了数十遍,即使本尊身体并未真正受损,却也吓到大小便失禁,飘着发[br]情汗臭味的咖啡色乳头更是迫于生存本能喷出了黄浊的初乳。卡娜莉亚整个人伴[br]随着股间的臭粪瑟缩在草皮上颤抖,尚未死透的分身却接着传来阵阵快感。黑甲[br]士兵们把卡娜莉亚的分身砍成肉块后才终于放下心来,对这些再也无法施放魔法[br]或自爆的分身进行性惩罚。于是,数十具被砍得乱七八糟的下体成了士兵们泄欲[br]的玩具,沾染血水脑浆的豪迈巨乳也在一对对掌心内揉捏变形,这些快感经过媚[br]药的加持,完全覆盖掉被千刀万剐的恐怖了。卡娜莉亚就在源源不绝的快感中被[br]占领军捕获成功、关入地牢。[br][br]  「什么啊,这种普通的囚具是在瞧不起我吗?我说……噗欸!什、什么!又[br]是那个吗……噫!噫嘻!住手!噫嘿!嘿、嘿欸欸!脑!脑袋会!噫!坏掉的嗯[br]嘿欸欸欸!」[br][br]  卡娜莉亚就像个普通的囚犯一样,被以锁链固定成四肢大开的姿势贴在墙壁[br]上,稍微不同的是,只要她一集中魔力,狱卒就会拿起注满桃色媚药的针筒往她[br]脑袋猛插,剥夺她的思考能力后狠狠强暴她。卡娜莉亚不断尝试逃狱,经过十几[br]遍徒劳无功的挑战后,她那聪明的大脑终于坏得差不多了。一部分是因为媚药影[br]响,一部分是因为针筒插入造成的物理性破坏,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狱卒一不爽[br]就赏她好几针──当他往卡娜莉亚伤痕累累的脑袋连插五根针筒,终于瓦解了这[br]个女人残存的意识。[br][br]  「呜嘻……!嘻嘻嘻……!肉棒……我要肉棒啊啊……!美味的肉棒肉棒肉[br]棒啾噜!啾噜!啾噗!嗯噗!嘶噗噜!嘶啾噜噜!咕啾!咕啾……」[br][br]  虽然人格已彻底消灭,卡娜莉亚仍然拥有庞大的魔力,直接杀死她无异于引[br]爆超巨大炸弹。占领军将一种可吸食魔力的史莱姆制成滑溜溜的紧身衣,让她穿[br]着这件衣服直到威胁消失为止。即使化为绿色乳胶状人偶,永久发情的卡娜莉亚[br]仍然不时制造出分身,这些分身被加工成男性用的情趣玩具后卖往各地。只要卡[br]娜莉亚一天不死,她的乳胶自慰套和乳胶奶子就会被世界各地的男人尽情使用。